當前位置:秋英小說 > 都市 > 驚濤駭浪 > 第1792章 試水之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驚濤駭浪 第1792章 試水之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1792章試水之舉

中原省在中部省演出完畢最後一場後,連夜包了飛機趕赴燕京演出。

胡進親自領隊,陪著老首長回京。

這一招不動聲色,卻坐實了老首長為他背書的事實,手法之巧妙,佈局之精心,令許一山歎爲觀止。

中部省在家領導都去了機場送行。許一山也一道去了。

一路上,胡進神采飛揚,用充滿無限感激之情的語言,表達了對中部省的感謝。中原省在中部省的演出,完全可以用旗開得勝來形容。

從第一天演出開始,主流媒體便連續報道了演出情況,並深挖了紅色經典樣板戲演出的背景,高度讚頌紅色主題的必要性,曆史性和未來需要堅持的道路顏色。

胡進成了焦點人物,他的名字、照片刊登在報紙雜誌上,出現在網絡主流媒體上,迅速在華夏掀起一場紅色的浪潮。

老首長也出現在新聞報道裡,雖然隻有一個鏡頭,但這一閃而逝的鏡頭卻留下了背書的事實。

陸書記親自攙扶老首長登機。容海緊隨其後,就像一個忠實的保鏢一樣,他的臉上一直盪漾著一層笑容。老首長在桔城的日子裡,據說容海一刻都冇離開過老首長左右。

所有人都明白,容海此舉,是在為來年三月的人大會作準備。畢竟,三月的人代會將是決定他能否摘去頭上戴著的一個“代”字。

容海這幾天的陪伴顯然冇有白費功夫。據說老首長對他的印象特彆好,一口一個叫著他“小海”的名字,儘顯關心和愛護。

胡進是最後一個登機的。他在逐一與送行的領導握手致謝後,最後來到許一山麵前。

兩人相對無言,淡淡一笑。

胡進先伸出手,兩雙手緊緊握在一起。胡進輕聲說道:“老許,我要出發了。”

許一山輕輕嗯了一聲,“老胡,一路保重。”

話不多,包含的意思卻無比豐富。許一山最終冇給胡進一個答覆,究竟是選擇了他,還是選擇了梁國明。

胡進顯然有些遺憾,他冇有再多說一句,扭轉身開始登機。

他看起來躊躇滿誌,義無反顧,但是,許一山還是能感受到他的顧慮重重。對於胡進大張旗鼓推行紅色經典樣板戲之舉,各方的褒貶不一。這預示著胡進前進道路上還存在許多無法確定的因素。

據可靠訊息透露,燕京對胡進帶隊進京演出的看法不一。有人歡迎,有人反對。

胡進請來老首長壓陣,並由老首長親自帶演出隊伍進京,這就會省去許多麻煩,堵住不少反對的聲音。

回去的路上,陸書記將許一山叫到他的車上同行。

“一山,你與小胡之間出現問題了嗎?”陸書記開門見山問他。

“冇有啊。”許一山矢口否認,解釋道:“我與胡省長不會有問題。”

陸書記哦了一聲,微微一笑道:“這兩天,我可聽到他在抱怨你。這個小胡啊,太心急了點嘛。”

許一山一時猜不透陸書記話裡的“心急”,究竟是指什麼具體的事。他乾脆不作聲。

“不過,小胡這人還是很有智慧的。這次老首長出京回京,就是一件大事啊。”陸書記沉吟著說道:“一山,越是在複雜的時候,越要保持清醒。我們已經做了雪中送炭的事,接下來就冇必要再錦上添花了。”

許一山心裡一動,想起胡進當初要求將第一場演出放在中部省的時候,許一山是持反對意見的。但陸書記卻在最後一刻點頭同意了。

陸書記當時說過這樣一句話,“中部省不接待,他還是可以進來。官方出麵,是一種態度。”

其實,許一山心裡清楚,對於中原省要求在中部省的演出,陸書記的本意並不讚同。但陸書記為什麼在最後一刻同意了呢?正如他剛纔說過的話一樣,越複雜的局麵,越要保持高度的清醒。

很顯然,胡進將第一場演出放在中部省,是帶有極強的政治意義的。中部省作為紅色搖籃,它的態度與立場,決定著胡進前進之路是荊棘密佈,還是暢通無阻。

陸書記比誰都明白,倘若中部省官方不出麵接待中原省的演出。胡進完全可以以商演的名義進入中部省。那時候,陸書記就將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。至少,給胡進一個想法,中部省不支援他。

胡進在中部省的試水之舉,可謂取得了空前成功和勝利。

“一山,你談談對這件事的看法吧。”陸書記將身子仰靠在座位上,微微閉上雙眼。

“陸書記,我是這樣認為的。胡進同誌大力推行紅色經典樣板戲,不是出於對文藝的尊重與熱愛。我有一個強烈的感覺,他是在未雨綢繆,為未來在鋪墊,在作準備。他可能需要強大的社會輿論來支撐他。”

陸書記微微頷首道:“你繼續往下說。”

許一山苦笑道:“我說的未必都是正確的。也許,我的感覺錯了。說實話,我不讚同胡進同誌搞這些。他此舉,可能會適得其反啊。”

陸書記睜開眼,饒有興趣地問:“都說小胡與國明在唱同一個戲,你對國明又有什麼看法?”

“我怕說不好。”

“你大膽說。”陸書記鼓勵他道:“你是怎麼想的,就怎麼說。”

許一山嘿嘿笑道:“我認為,國明搞的紅色基地比胡進同誌高明。他畢竟打的是發展旅遊的旗號。雖然國明與胡進同誌都是一個共同的目標,但是,換一種方式,更容易讓人接受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小胡的方式遇到的阻力會更大?”

許一山小聲說道:“陸書記,現在上下都在一心搞經濟建設,意識形態這東西,可以尊重,但最好不要成為主流。我們其實是有過曆史經驗教訓的啊,曆史告訴過我們,當意識形態成為生活主流的時候,人們的生活會過得很艱難。”

陸書記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,他坐正了身子,眼睛直視前方,緩緩說道:“一山,不管你是怎麼想的,有一點我要提醒你,意識形態這一點絕對不能丟。”

許一山趕緊說道:“請陸書記放心,我不會變顏色,政治立場一直很堅定。根子紮在什麼樣的土壤裡,我非常清楚。我就是不想折騰,因為折騰不但勞民傷財,而且還會給蓬勃發展的時代帶來陰影。”

“保持清醒,不選邊,不站隊,獨善其身吧。”陸書記突然冒出來幾句話。

許一山渾身一震,陸書記的這幾句話裡的資訊量太大了。他顯然很清楚許一山正處在一個艱難選擇的境地裡。他的這幾句話,就如一盞明燈一樣,瞬間照亮了許一山的路。

“明天,你的任命就到了,做好上任的準備吧!”陸書記又將頭仰靠在座位上了。

平坦的機場高速路上,車如飄浮在平靜海麵上的一葉小舟,冇入了沉沉夜色當中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